您现在的位置是: > 基金 > 法医:陈婉婷去年恐已遇害

法医:陈婉婷去年恐已遇害

时间:2019-04-27 13:58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盐渍人头案事件簿

盐渍人头案嫌犯陈佳富迄今否认一切迹证,但种种巧合经过逐一验证,加起来就绝不是巧合。承办检察官认为,陈嫌脱不了关係,会用证据让他认罪;但目前凶刀、犯案现场及尸块没有着落,法医相验不排除陈婉婷去年十二月报案失蹤前就遇害,检警盼回溯追查陈的行蹤找出微物迹证,补足破案拼图缺角。

拼图一:半解冻时断头

法医石台平表示,从死者头部切痕平整研判,凶嫌从死者下巴约二公分处近咽喉部位下刀,切割一圈,仅一处略有锯齿状,显示是十分锐利的刀,温体肉过软、冷冻肉太硬,都不易切割,应是半解冻状态下刀,最易平整。

拼图二:离家途中变装

此外,检警从监视器拍下陈佳富提着三个黑色大塑胶袋离家,认为陈把变装用外套、假髮、头颅等物装在塑胶袋于途中变装,沿途丢弃尸块可能性极低,怀疑陈早就杀害分尸其妹,把尸块陆续丢弃,只是何处是第一现场和尸块在何处有待追查。

目前检方不排除任何可能,包括陈嫌单独杀人、毁尸弃尸;或是陈嫌协助毁弃尸、写字条故布疑阵,主嫌另有其人;全案更不排除有共犯知情。各种推论,都待检警釐清陈嫌行蹤,掌握更多事证,突破陈嫌心防,乃至追查陈嫌大陆籍妻子匆匆返陆的动机、行蹤。

拼图三:笔迹确是陈嫌

检方表示,盐渍人头案「好心人」的笔迹鉴定已证实是死者二哥陈佳富字迹,监视器拍到他三更半夜提着大塑胶袋,及变装现身在弃尸地点附近的画面,就连手机曾在云林发话警方均已掌握,所有证据都显示他脱不了关係。

拼图四:还缺凶器尸块

不讳言,在缺少嫌犯自白、凶案第一现场、凶器和残余尸块情况下,甚至引人好奇的盐巴出自何处?检警侦办还没个谱,所以距离破案还缺好几块拼图。

资深刑警说,嫌犯拎着头颅包裹,即使没留指纹,但若不慎留下髮丝、皮屑,或者手掌上的皮肤屑,极其微小的迹证,藉由鉴验都足以掌握真凶,然而迄今缺乏这方面的直接证据,检警必须再加把劲。

凡走过必留痕迹,此次检警在短短不到两天内就能突破案情的关键,除了陈佳富寄信自曝线索,各地监视器发挥极大效用,然办案需要时间,在陈佳富收押禁见后,相信全案真相大白之日就能指日以待。

陆配返乡未归疑知内情

谢文瑄、谢幸恩/新北报导

嘉义盐渍人头案,死者陈婉婷二哥陈佳富去年五月赴大陆福建省迎娶刘姓女子,对方去年十二月底才来到台湾,三月六日以「扫墓」为由返乡,因来台时间在陈婉婷失蹤之后,警方研判她涉案的可能不高,但有可能知道或听闻部分内情,正设法联繫以釐清案情。

卅七岁陈佳富已过适婚年龄,令家人和友人担心,自助餐店的陆配同事乾脆充当「月老」,让他与一名福建省的廿二岁刘姓女子相识,去年一月前往大陆,并花廿万元下聘,两人五月于当地登记结婚、办桌宴客,陈佳富六月向移民署提出入境申请。

面谈官去年八月实地访察陈佳富的家庭,九月面谈,当时家访都只有陈一人,没有其他家属陪同。过程中,陈男举止正常、谈吐流利,与正常人一样,不似「中度精障者」。

陈佳富去年九月被要求补充财力证明文件,当时户头仅剩几万元,他称「为了娶太太,已经花了廿万元,不过钱还可以再赚回来」。

刘女去年十二月卅日入境,与陈佳富一起接受面谈,她略显紧张,但在回答与陈男相关的家庭问题,两人说法一致,终得「婚姻关係属实」而认可入境。据面谈官透露,陈男与刘女夫妻感情不错,互动也相当亲密,平时还以「阿富」、「阿妹」互称,刘女个性活泼健谈。

今年一月中旬,面谈官最后一次访察,当时陈男并不在家中,仅刘女在家,刘女说「阿富去上班了」。据当时的访察面谈官透露,踏入家中并未发现有任何异样,或是有「味道」,想也没想到自己踏入「凶宅」。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