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NBA > 揭示真理的自由人

揭示真理的自由人

时间:2019-06-30 14:09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孔子可以说是维达尔平生最景仰倾慕的历史人物,不仅在小说里,在论文和谈话录中也屡屡表示拜服得五体投地,称之为「最伟大的政治思想家」。他始终讚扬儒家独特的优点在于它根本不是宗教,而是一套关于伦理、教育和行政的思想体系。

所有选举都靠钱。美国每四年「拍卖」一次,让最富的个人或家族买去。维达尔说这话是1969年,四十多年后的今天选举已经「私有化」。这些年来所有总统都待价而沽。任何人到了可以竞选总统的时候就表示「已经出卖了十来次了」。他对某些总统的评语可圈可点:艾森豪(残酷无情的投机分子),肯尼迪(无所事事;一动就出乱子),雷根(笨蛋;坏蛋),尼克森(坏蛋),老布希(无耻),小布希(美国第一笨蛋)。

从雷根粉墨登场开始积极减富人的税。及至小布希沐猴而冠,非法上台(维达尔称之为Cheney-BushJunta,因为他们得票较少,是最高法院以五比四「任命」的),到猖獗地更加紧为富豪减税(小布希称之为「taxrelief」──富豪需要「救济」!)。许多小百姓想工作而找不到工作,有工作者一天到晚劳碌,交很多税而享受不到任何福利(只有百分之十四工人有幸参加工会);大公司反倒会获得减税(纽约一连锁豪华旅馆逃税成性的女老闆对婢女说:只有小人物才缴税!)。美国遂成为发达国家中贫富相差最悬殊者。早在1980年维达尔已经指出,美国大部分财产在百分之四点四的人手里;他们拥有全国百分之二十七不动产,拥有各大公司股票的百分之六十,等等。到了2012年,百分之一人口的收入佔全民总收入的百分之二十五,千分之一人口佔百分之十,万分之一人口佔百分之五;全民所得百分之九十三进了百分之一人口的腰包里。「金钱是美国贫富之间的一条万里长城」,并且像万里长城一样永恆而不可摇撼。穷人要脱离贫困,唯一的途径是教育。美国却跟其他国家不同,最好的学校是私立的,学费高入云霄,穷人攀不上去;富家子弟无论怎幺笨都可以花钱买进(小布希大学念耶鲁,研究院念哈佛)。美国的社会流动性在发达国家内几乎坐红椅子。然而在美国谁敢提到贫富不均,立即会有豪富及其爪牙跳出来大喊「社会主义」!全世界恐怕只有美国视这个字眼如洪水猛兽。维达尔却提醒我们,其实美国宪法本身就重视阶级意识。美国秘而不宣的一个重要事实即为其根深蒂固的阶级制度。他瞧不起小说家厄普代克(JohnUpdike;前年过世)的一大原因是此人缺少正义感,乖乖地支持大美帝国,纵容大公司维持其寡头政治。

砲火猛烈 喟叹社会福利不公

维达尔喟叹美国的公益服务在西方工业化国家中恭陪末座,当政者宁愿把公有钱财用于大企业而不给小百姓;以致成为一个独特的社会:「对穷人实行自由企业」(置之不理),「对富人实行社会主义」(照顾备至)──直白说来不啻劫贫济富。(文章写于1997年,过了不久小布希当政期间华尔街各金融机构的老闆营私舞弊贪赃自肥,闹出濒临破产的大乱子。中央政府出钱──纳税人的钱──全力抢救(对民间小商店倒闭则熟视无睹);而国会质询时大老闆们恬不知耻,居然大剌剌地照样坐公司私有的飞机前往华府;连支持权力体制的媒体如《纽约时报》都替这群豺狼难以为情。

美国的健康保险更是全球一大笑话。有钱因而有势的製药厂和保险公司通过它们豢养的政客和拥有的媒体不遗余力阻挠全民健保,儘管这是每一文明国家视为当然的。连中产阶级都往往买不起健保,有病避免就医。(小布希有句名言:生了病去挂急诊就是了!)几乎所有公共设施(如交通)都越来越坏。美国的生活品质多年来每况愈下,当前在全球各国居第二十名;平均国民收入已降到第十一名左右。穷人走投无路,难免铤而走险,而陷身囹圄。1987年维达尔指出另外一个令人触目惊心的事实:除了南非和苏联,美国是世界囚犯最多的国家;他并尖刻地说所有统治者梦寐以求的是监牢客满,而他个人梦寐以求的则是把统治者关进监牢──先从当时总统雷根开始,然后是副总统(老布希)和国会大多数议员。他甚至说对一般百姓而言美国就像一个大樊笼,大监狱,把他们禁闭在里面。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