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红彩 > 模糊地带不少 认定面临挑战

模糊地带不少 认定面临挑战

时间:2019-04-21 13:31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贪汙治罪条例增订的「不违背职务行贿罪」,无非是希望藉此杜绝长期存的红包文化。但相对的,政府必须拿出作为,让民众不必送红包;否则民众为了己身利益,还是会送礼,以后此法通过,送了红包反因有罪不敢检举,那就丧失了立法本意。

不违背职务行贿公务员的情形,最常见的是民众为了申办执照、证件时,希望公务员能快一点,给个方便,这通常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长期以来,造成公务员犯罪的诱因。

这样的红包文化在某些行政机关里,成了「潜规则」,受贿者会被检举,通常是刁难当事人或「拿钱不办事」,引起当事人不满,或是拿钱才办事的积息难改,引起旁人不满才会出事。

虽然目前的法律规定不罚行贿者,但是长期以来,在「拿钱办事」的潜规则下,大部分的行贿当事人,都不愿出面检举而被冠上「抓耙仔」,加上事情已解决,行贿者大多不愿举发。如今修法改行贿有罪,是否使行贿者因「有祸同当」而更不会举发,是修法时的顾虑。

这样的法条内容,法律实务界认为宣示大于实质效益,因为修法中,法务部还是预留给行贿者改过的空间,因为罚则规定「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科或併科新台币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无异是让检察官可给予缓起诉、缓刑的空间。

这个弹性,让行贿者能供出犯罪实情。令人担忧的是,此增订法条中存在不少模糊地带,何种态样的行为构成犯罪?将来难免要面临许多不同个案的「挑战」。

(中国时报)

相关资讯